第26章 嫡女(二十五)

“顾宴与夜瑾虽表面为仇敌,但他们私底下早就勾结在了一起。”

“这些想必你也知道。”

池墨眨了眨眼睛,而后打了个哈切,慢悠悠的上楼:“我大哥回来再来叫我。”

夜辰坐在楼下看着冷去的茶水和旁边的骨哨一眼,忽而展颜笑了笑。

起身走进客栈里的后厨,里面,赫然是刚才还偷听他们说话的店小二。

被绳子绑住双手双脚,嘴巴也被破布堵着,正一脸惊惧的看着走进来的夜辰。

“夜七。”

“主子。”只见角落一个气息虚无的男子拿开蒙面的黑巾,露出了一张与店小二一模一样的脸,就连声音也是相同

店小二震惊的张大眼睛

入夜,狂风卷起了地上的泥沙,客栈的大门被一阵冷风猛然打开,走进来几个戴着银色诡异面具的高大男子。

池墨没有休息,而是一个人点着几只蜡烛坐在椅子上,灯光明明灭灭,映在秀丽的面容上,面上的神情被掩盖在磨灭的灯光之中。

单手懒懒的撑着下巴,而桌面上放着一个下了一半的棋盘,棋盘里黑白子纵横交错,互相包围,势均力敌,似乎谁也奈何不了谁。

执起一枚黑子,池墨随意的放在棋盘上,紧接着又执起一枚白子,放在上面,自己与自己对垒。

“乐儿。”

门外的敲门声响起,看到屋内明亮的灯光,夜辰推门而入。

“你大哥找到了,在黎辰交界之处的一处山洞里,诡影找到的时候,你大哥已经陷入昏迷的状态,现在大夫正在施救。”

闻言,扔掉手中执着的白子,池墨微微侧身,看了看棋盘几眼。

缓缓说到:“能活下来是好事。”

“这边境的事,也该一次性解决了。”

池墨站起身,打开窗户,冷风顺着窗口飘进,掀起了穿在身上的宽松衣袍,也把屋里的几只蜡烛的火焰吹的歪歪扭扭,暗影照在池墨妍丽的脸上,晦暗莫测。

犹如暗夜里的魔魅,好看的惊人

却也妖魇的令人不敢直视

夜辰静静的看着女子的侧脸,再低头望向池墨下了一半棋子的棋盘。

白色与黑色互相缠绕,杂乱不堪,像是毫无章法放上去的一般,但定睛一看,隐隐约约却竟有一种龙争虎斗之势,夜辰惊讶的挑眉,下意识的执起一枚白子,手起子落,放在了棋盘中间的左上角。

画龙点睛,棋破,得解

“乐儿下了一手好棋。”夜辰笑着把棋子一颗一颗的拾起放好

“说的没错,这边境的事拖的越久就越不好。”秦王殿下眉宇舒展

还屡次打扰他和乐儿在一起培养感情。

这一点就极为不好

突然一阵凉风袭来,屋里陡然多出了一个人,是许久不见得夜十一。

夜十一一如既往沉默寡言,气息虚无缥缈,待递过手中的信封,气息就更若有若无了。

池墨接过夜十一手中的信件,没有打开,反而是递给了夜辰。

“我可是听闻秦王爷是下棋的高手,以十四岁之龄,就摆下至今无人能解的双龙棋局。”

秦王殿下觉得,这几句话可比他以前听到的他人的赞誉还要动听多了。

“那双龙棋局不过是从一本残本上演练出来的。”

“我大哥的伤势怎么样了?”

章节报错( 免登陆 )
最新小说: 都市天王殿 桃源小神医 最强农女:捡个王爷去种田 被拉入群聊的创世神 天机序 重生之我是班主任 我活了八万年 狗尾草的年华 杜娥 攻略病娇的千层套路